深圳租房市場現狀:地鐵房空置幾個月

2020-06-02 16:01:06

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

一線城市的房價漲幅主要由深圳支撐,與此同時,深圳的租金跌幅也位居前列。

過年前,深圳白領劉琛(化名)把她羅湖口岸附近的房子掛到中介處出租,后來趕上疫情,劉琛推掉了中介零星介紹的幾個租客,打算先暫緩出租。沒想到的是,到了6月,她的房子還沒有租出去,最近連咨詢的人都沒有了。

與劉琛對接的一位中介小柳向她介紹,以前租房子,快的話一天內,慢的一個月內也基本能租得出,但疫情之后,出租周期普遍被拉長,有和劉琛情況類似的,從年前1月掛盤到現在一直未能租出去。

小柳將主要的原因歸結為羅湖口岸尚未開放,他說,選擇這一片區的租客,基本是圖交通便利,靠近地鐵、火車站和口岸,很多人是去香港工作的,現在關口關閉,有的租客去了相對偏遠一些的片區。

劉琛待出租的房子是一套小兩居,掛盤租金價格是每個月5200元,現在,中介建議她直接降到4500元,否則的話“可能會長時間租不出去”。

劉琛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,房子成功出租后,中介會收取一個月的房租作為中介費,房東和租客各承擔一半,“如果不是行情真的變差,他們應該不至于建議降價”。

但謹慎起見,劉琛找了附近另一家中介咨詢,得到了類似的回應:深港兩地的來往未恢復,租客減少,出租房的空置期在變長,如果希望盡快出租,一定要降價。

劉琛的案例或許有其所在片區的特性,但從機構發布的數據來看,在深圳的樓市成交火爆背后,租房市場相對遇冷。當下正值畢業季,按照往常的慣例,租房市場會迎來一波高峰,房租價格也會有所上調,但今年價格不降反升,租賃房源空置期在拉長,疫情的影響或許還有待消化。

租賃、買賣“冰火兩重天”

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日走訪了南山、福田、龍崗區的公寓、中介門店,試圖了解住房租賃市場具體的情況。

在南山區的桂廟新村,一棟出租公寓的物業管理吳喬向記者介紹,總體受到了較大的疫情影響。原本空置時間平均只有1周,現在普遍延長至1.5周到2周左右,而且租金大約下調了10%。

吳喬介紹,來這里租房的,很多是公司租給員工作為集體宿舍,包括餐飲、安保、保潔等行業。現在來看房的人少了很多,因為還有一些務工人員沒回深圳,還有一種情況是公司裁員或員工離職后,公司退租。

記者看到,桂廟新村很多公寓樓的一樓是商鋪,多數是做餐飲生意的,形成了“美食一條街”。吳喬說,受疫情影響,一些商家關閉。

同樣位于南山區,靠近深圳大學的一處學生公寓,租房生意也受到了影響。一位宿管人員向記者介紹,公寓里的房間有4-10人間,其中,4人間的單個床位月租金在1000元-1200元之間,適合來深圳實習或者找工作的學生,但目前,來租床位的人明顯減少。

福田區一家小型房產中介公司的小張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,他負責的片區,目前租金大約是100元/平米左右,比往年下調了5%-10%。

小張表示,往年片區的房源一般很緊張,基本一放出來就會被簽下,但現在周圍房子的空置率依然很高,有套裝修不太好的公寓甚至已經空置超過半年。因為疫情的影響,很多應屆畢業生還沒有到深圳,租房需求尚未真正回升。

羅湖區的一位房東則向記者表示,他把每個月租金降了1000元,但一個月仍然沒能租出去,試圖聯系機構托管,但對方說他所在片區的房源太多,暫不接收。

租房市場的“冷清”與買賣市場的“火爆”形成對比。6月1日,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發布了《5月百城二手房、全國租金報告》,一線城市5月二手住宅市場均價為61279元/平方米,環比上漲1.19%,仍主要由深圳上漲帶動,其環比漲幅達2.69%;同比來看,較2019年5月同比上漲0.85%,其中深圳同比漲幅最大,為6.53%,北京則同比下跌了4.49%。

但與此同時,深圳也進入了租金價格環比下跌TOP5城市的名單,這五座城市分別為三亞、深圳、青島、重慶和杭州,深圳的租金環比跌幅僅次于三亞,環比下跌2.45%,同比跌幅更是達到了5.94%。

就業人口支撐租賃市場

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的分析指出,深圳作為一線城市,疫情后由于租賃市場供應量上升,整體市場供過于求,租金呈現下降局面。

58同城、安居客日前發布的《2020年4月份一線及新一線城市租房趨勢報告》指出,深圳4月新增房源量相對于3月以45.4%的環比漲幅領跑一線城市,其中龍華、南山、羅湖均出現50%以上漲幅。

有深圳的房地產研究人士向記者介紹,房源量可能有所增加,但不一定有這么大的幅度。

伴隨著供應增加的,卻是需求的減少。在分析全國租賃市場的行情時,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認為,租賃市場的活躍度與就業環境息息相關。

曾有數據指出,深圳80%的人在租房,在這樣的市場中,租賃行情與就業情況更是高度相關。記者在走訪中發現,也有片區表現相對強勁,并呈現復蘇之勢。

龍崗區一位自如中介向記者介紹,他所負責的坂田街道周邊小區房源租賃情況不錯,可能因為租客很多是華為員工,他們的工作穩定,收入高。有的在年初房子到期直接續了約,有的在考慮找房換租。

但據他了解的情況,附近城中村的農民房以及農民房改造的公寓,普遍在降價。

南山區粵海街道的一位中介鄒文浩感受到了市場在慢慢恢復。他向記者介紹,2、3月的時候租房情況受疫情影響較大,現在已經差不多恢復了,平均空置時間在20天左右,比往年稍微延長了幾天。

他所在片區對應的租客,同樣是以在騰訊、百度等大企業工作的員工為主,受疫情影響較小,復工相對及時。此外,附近幾所學校在5月陸續開學,為了孩子上學方便而選擇租房的家長也構成了租客的一個主要群體。

“我們的價格沒有降,反而有的還小幅上漲了,但價格上漲的房子占比并不高。從我了解到的南山中心區的情況來看,租金可能下調了10%。”鄒文浩說。

美聯物業全國研究中心經理張添鳴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,租房市場很大程度是靠經濟形勢支撐的,隨著疫情逐漸控制,相信租房需求也會回升。


小白赚钱宝典 小说 福彩快乐8是真的吗 正常期货配资手续费标准 大发极速11选5 内蒙十一选五一定牛 天津11选五开奖结果一 江苏快三和值大小单双 江苏快三推荐和预测 941汇配资 超级大乐透选号技巧 山西11选五遗漏top10 股票买什么股票好 黑龙江体育彩票6十1 排列3基本走势图 浙江20选5中奖号码 股票融资是不是回购 谁有大发快三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