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精分老戲骨”一人千面 慈祥面孔下竟還有多副“面孔”?!

2020-01-22 11:02:56

來源:中國金融時報網

“不好意思,稍等一下,一會兒還有演出,等我化個妝。”在中國翰園碑林演出部的化妝間內,65歲的袁守德正在為一會兒的演出做準備,這場演出他將飾演一位皇上。

舞臺上,袁守德儼然成了一位嚴肅霸氣的皇上,同時獲得了觀眾的陣陣掌聲。

學啥像啥,無一相同。這是大家對袁守德的評價,“一人千面老戲骨”是大家對他的稱贊。“我18歲的時候就進了劇團,當時在學校演《紅燈記》里面的李玉和,就被劇團選中了,這一晃,都演了四五十年了。”舞臺下,袁守德慈祥地笑道。

袁守德對戲劇表演十分喜愛,年輕時進入劇團便對自己嚴格要求。踢腿、拿頂、翻跟頭、打把子等一天練習五場功,甚至練到身體虛脫。有時為了背詞,晚上睡覺還會把自己唱醒,就為演好每一個角色。“角色來自生活。做我們這一行的,除了扎實的基本功,一定要在生活中善于觀察,我剛進劇團的時候演了一個老人,當時也沒有人教化妝,該怎么去學呢?當時相國寺有很多說書的,現場就有很多老人聽書,我就在旁邊盯著老人看,看他們的面部形態,神情動作。”袁守德回憶起當時的場景。

對角色的理解從來就不是“演”,而是“創作”。在他看來,在詮釋一個角色的時候首先就是要了解那一個階段的背景故事。袁守德說:“要體現一個角色,這個角色的年齡、文化水平、年代背景,所有都要了解,這樣才能投入,常香玉大師說過‘戲比天大’,要把這個精神拿出來,對每個角色細細揣摩。”

無論是莊嚴皇帝、醉酒老漢、詞人墨客、還是皈依僧人,袁守德都能在角色間任意轉換,他也成為了眾人口中的“一人千面老戲骨”。“ 演皇帝就是至高無上、嚴肅莊重的,演之前要忘記自己,我們行話就是‘脫殼’。”袁守德說只有這樣才能融入角色。

為了給觀眾帶來更多的觀看體驗,袁守德還挑戰反串,農家巧婦也被他演繹的活靈活現,絲毫不比女性差。“作為一個演員,就要各種角色都能駕馭,給觀眾帶來新鮮感,演農婦就是家長里短,柴米油鹽醬醋茶,要體驗生活,才能把握好精髓。”每次反串的時候,袁守德的表演總能吸引來眾多游客駐足觀看。

據了解,袁守德還去過中南海小禮堂演出《焦裕祿》,那場演出讓他記憶猶新,既感動了觀眾也感動了自己。“當時我演一個公社書記,要送走焦裕祿同志,我就想著真的是要送自己的好戰友,把感情帶入進去。表演結束后,觀眾有的都哭了,掌聲不斷,那個時候我是很享受舞臺的。”袁守德說,幾十年的演出經歷給他帶來的更多的是一種精神,對舞臺、對觀眾的熱愛精神。

青山依舊在,幾度夕陽紅。退休后的袁守德依舊在中國翰園碑林繼續著自己的演藝生涯。“我太喜歡演戲了,這是一種精神寄托,更是一種傳承,我想把戲曲和表演教給更多的年輕演員。”所以袁守德對學生要求很嚴格,一定要用忘我的精神詮釋一個角色。

“袁老師是一個‘老戲骨’,更是老師,平時對我們要求也很嚴格,包括每一場戲的化妝、配戲等。每演完一場戲袁老師都會親自指出不足,然后耐心指導我們如何掌握角色的精髓,讓下一場演出更完美。”學生付磊言語中透露著對袁守德的尊重和敬仰。

現在,袁守德一天最少也有11場演出,一天最多挑戰8個角色,雖然已經65歲高齡,但袁守德的精氣神兒讓青年演員都佩服得很。袁守德說,只要登上舞臺,他就會精神百倍,正月初一中國翰園碑林的廟會就要開始了,他除了每天固定演出外,還會帶著其他演員一起排演廟會的節目,只為把最精彩的演出呈現給游客!

“對角色負責,對觀眾負責,只要我的身體還行,我就會一直演下去。”這是一位老戲骨對自己的告誡,也表達了對演藝事業最真摯地熱愛。

小白赚钱宝典 小说